銷售熱線:133 5370 9671

中文

新聞中心

把秸稈從包袱變回寶貝

   燒,還是不燒,這是個問題。

  在北方,秋收的喜悅後,農戶常要麵臨這個兩難選擇:秸稈,咋整?燒吧,汙染環境會被處罰;不燒吧,還不知道咋處理。秸稈難題更為凸顯。這些年來,一到秋冬季節,各地常因秸稈焚燒備受關注。

  平心而論,為解決秸稈難題,我國下了大氣力。  招數不可謂不多。秸稈禁燒工作會年年開,領導坐鎮;農業、環保、公安等十多個部門聯動禁燒;還出台了最嚴秸稈禁燒令。一位基層幹部坦言:“駐守、巡查、監控,每年都如臨大敵。”除了嚴防死守的堵,還有各式各樣的疏:益生菌發酵成飼料、食用菌基料、生物質發電、造紙……  力度不可謂不大。幹部管控不力問責,焚燒秸稈者嚴懲。省環保部門的數據顯示:截至今年11月8日,全省各地共通報處理縣鄉村三級1118名秸稈焚燒管控不力的幹部,訓誡處理野外焚燒秸稈農民3116人。

  然而,高壓之下,禁燒區內,仍有煙火。今年10月底、11月初,筆者3次驅車到基層調研,都在高速公路上看到秸稈露天焚燒現象。一些路段濃煙滾滾,能見度不足20米,車窗緊閉仍能聞到味道。

  年年禁燒年年燒,症結何在?

  以往,秸稈可做柴燒、能喂牲口,不是包袱是寶貝。產銷基本平衡,不成問題。但隨著農村生產生活水平的提升,更便捷、更高效的燃料、飼料得以普及,秸稈不再吃香。產銷失衡,問題來了。


  直接還田?北方冬季漫長,秸稈腐爛遲、發酵慢,不好使。拉走賣掉?一者很多農戶不知銷路,二者打包、運輸成本不低,不劃算。於是,一燒了之,成了農戶無奈而現實的選擇。

  變廢為寶、化堵為疏,無疑靠譜對路。當地正通過肥料化、飼料化、燃料化、原料化、基料化的五化”利用,積極為秸稈找出路。但是,囿於技術、成本等原因,綜合利用仍處粗放階段。比如,翻轉犁等專業農機保有量不足,粉碎翻埋還田成本不低;秸稈利用附加值不高,導致價格偏低,對農戶吸引力不大;秸稈收集、打包、收購體係尚未成型,出售秸稈還是麻煩事;物流、倉儲等成本過高,秸稈利用企業少利可圖,等等。

  由此觀之,禁燒難是表,消化難是裏,農業社會化服務體係不完善才是根。

  十九大報告提出,健全農業社會化服務體係,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。這為解決秸稈難題提供了認識論、方法論。還田農機少,通過農機補貼傾斜,引導成立還田農機合作社,規模化作業降低成本,再由政府或農戶購買服務,會不會好一些?用財政獎補、稅收返還等政策,吸引更多社會資本進入,提升秸稈附加值,讓企業、農戶均有利可圖,是不是可行?加大投入,建立秸稈收集、打包、儲運一條龍服務體係,能不能奏效?

    
    eeuss影院公司生產的氣化爐不但可以把秸稈轉換成可燃氣這種清潔能源,而且可以把各種農林廢氣物、動物糞便等進行裂解氣化,生產出可燃氣。為秸稈處理找到一條清潔環保節能的新出路。

 秸稈,是錯了位的資源。打通農業社會化服務“最後一公裏”,各地每年上億噸的秸稈,就是一座有待深挖的富礦。多一些設身處地的農民視角,多一些切實可行的製度設計,昔日的老大難或許真能成長為多贏的新產業。